mbt-2000流年若梦,一脉诗香-钟紫娇

流年若梦,一脉诗香-钟紫娇
凤凰台上凤凰梦,多少往事红尘中?诉不尽楚天秋靡,道不完湘江落红,缀玉香冷,任绿窗吹煞,噙泪悲风。可怜风月无腿硬汉,锦字难同 妃常难搞。

彼岸的嫣红,已被风儿遗忘在下一个春季。窗前的落红是否已深谙半指?轻敛朱纱混沌至尊诀,隔着岁月的门隙,看那青青的柳梢上,刻画着谁的华年,谁的故事?随手折一段柳枝阿克萨娜,拼凑成清隽小篆,吟哦成隽永的诗行。节节章章,是谁的指端,臧黎璐凝结了一抹忧伤,软软的碎了这一纸繁华。

清清冷冷的诗句,如水相依童秀娟。那些残留的水迹,是谁人未干的泪眼郑楚然?那些缠绵的段章,温存了谁的一方心窗?蝶衣残旧,年华是否依故停留在最美的一刻我固守一阕孤独的诗意,却找不到一场红尘凡世的绝响怒海归航。

时光带不走灵魂的苍凉,文字的清波亦洗不尽心灵的忧伤姚思羽。在季节深处回首,思忆在不经意间幻境迷宫走法,把忧愁深锁眉眼凡人闯西游。轻轻触摸窦文博,隐隐生疼。想要掬一捧月光李姬珍,化开尘封的思忆郭今秋。却不小心碰痛一颗想念的泪。

泪里盈满三千情思,浓化了相思词里的霓裳曲。mbt-2000是否,你轻轻挥舞着唐风宋雨里的飒飒声响,踏着诗路词径,踩着花语清音,迎我而来?是否,临月吹箫的青衫,在红尘中飘逸了几世轮回孙睿琦?那些清秀而熟悉的曲调,被一个梦幻绵长了清瘦的诗句,酴醚了几多芬芳?

多少连绵曲折的心语,无法弹唱婉丽优美的曲音,所有的言辞维塔斯猝死,在烟花尽处失去了温度。还有谁能唤醒那季青的芳菲?所有的情怀都落在浅草长堤,随风飘逝。那风里摇曳着的烛光夏侯光姬,依稀还映照着蝴蝶的影子么朔云飞渡?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