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m游戏淘宝返利购机器人-手淘省钱优惠券

淘宝返利购机器人-手淘省钱优惠券

—淘宝天猫聚划算京东拼多多最高返利系统



⊙淘宝找到要买的商品,分享商品口令给返利机器人
⊙机器人给出查询商品的内部优惠券信息和返利信息
⊙复制机器人给出的优惠信息回到淘宝即可返利购买
⊙ 确认收货后第二天获得返利,发送“提现+金额”提现




系统优势:自用省钱+分享赚钱+邀请提成+自动提现
莫非这红酒里面被叶老大下药了?天仇心念急转,赶紧把眼光转移到了叶老大给的礼物上面,不去看酒杯。但是脑子里面还在想着那件事情。叶老大为什么要向我下药呢?天仇心里非常清楚,以他的力量,想要怎么收拾自己,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,绝对不需要下药这么低级的手段。难得他想要在酒里面下春药?让自己控制不住,侵犯了天瑜的身体风鸟花月,生米煮成熟饭之后,就可以要挟我要好好对待天瑜了!这个推论很合乎逻辑,貌似也只有这个可能性最大。可怜天下父母心,好卑鄙啊!可是天仇又忍不住想起了叶老大刚才说话的态度。他为什么要说给天瑜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?为什么说我可能以后都没有机会这样陪她了?今天我也只是以朋友身份陪天瑜的啊,并没有过分之处,而这样的情况,以后也可以啊,没有什么逾越的!为什么会是没机会了呢?难道……天仇不禁想到了关系自己生死上面去!如果叶老大要让自己死,只是一句话、一个手势的事情,但是天瑜肯定会发现。所以他也有可能利用药物,让自己慢性中毒莫名其妙的死去,这样既让天瑜死心,又不会让她发现!只是为了让天瑜对自己死心,又必要搞得那么大吗?天仇暗暗心惊,不过这对他们来说,可能是司空见惯的小事呢!如果只是春药,天仇还可以让自己强忍一下,或者尽快逃走,最坏的结果,也就是被他设计成功,生米煮成熟饭而已。可是如果这是慢性毒药的话,那可冤大了!无论是什么,这酒千万不能喝!害人之心不可有、防人之心不可无,宁可自己先小人之心防范一点,绝对不能后悔莫及!天仇打定足以之后,将手里的酒杯举高了一点,放到了肩侧,一副马上就要喝的样子。然后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:“冰箱在那里?喝红酒我喜欢加冰。”“加冰破坏纯味啊!”叶老大眼睛看着天仇。“呵呵,个人习惯,我也没有什么品味。反正随便乱喝!”天仇说着站了起来,“有没有冰块啊?”“真的要冰块?”叶老大深深的看着天仇,“好,我叫人给你拿……”一直都无法脱力他的视线之外,这可如何是好啊?天仇暗暗着急,忽然灵机一动,另外一只手的礼物一下子掉了下来,他赶紧抓住机会弯腰去捡,然后“不小心”的绊了一下,手里的酒全部洒落在了地毯上面,被迅速的吸收了。“靠!怎么这么倒霉?”天仇一遍嘀咕,一遍“毫无知觉”的随手把酒杯放下,弯腰过去把那个礼物捡了起来。“里面是什么东西?会不会摔坏了?”天仇似乎很紧张的拿着那个礼物盒子对叶老大说道:“不会是什么玉镯子之类的吧?”整个过程虽然有点让人诧异,但是天仇一点都没有注意过酒倒了的事情,把话题扯到了别的事情上面。想要看出他是不是故意把酒到了,倒也不容易。“没事。”叶老大淡淡的回答,对于他倒了酒的事情,似乎微微皱眉了一下,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。“酒倒了,要不要我另外给你倒一杯?”“是啊,浪费了,可惜。”天仇惋惜的说道:“算了,刚刚想起我要快点回去,等下还要开车,不能喝酒的。”既然天仇已经“无意”把酒倒了,又有了一个合理的借口,叶老大也没有说什么。挥了挥手,示意天仇去找天瑜。天仇把剩下的几份礼物一一拿了起来,然后自己往楼梯方向走去。“等一下!”叶老大忽然在后面叫住了天仇。天仇本来有点紧张的心又提了起来,不过他很平静的笑着转过了身:“怎么了?”叶老大走了过来,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长方形盒子,塞在了天仇的怀里,然后淡淡的说道:“这是我的礼物,你帮我带给天瑜吧。”在他的眼神之中,天仇似乎看到一种没有得逞的悻悻之色,他不知道是自己的主观认为,还是叶老大真的有这样的感觉。不过无论如何,他赶紧离开了,起码到了天瑜那里,她是不会对自己有任何歹念的。抱着好多礼物,天仇最后只能用额头敲门了。开门之后的天瑜,看到天仇这个样子,不由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。“你真是个笨蛋呢!这是在我家,放在那里也不会丢掉,干吗非要一次性拿上来?”虽然嘴里面笑着埋怨天仇,但是她还是赶紧帮忙接过了其中一部分。所有的礼物,天瑜都是把它们随意的扔在了一个桌子上面,天仇也跟着把剩下的放了过去。“喂!你这是……谭笑笑?”放好礼物之后,天仇仔细看了看天瑜,不由诧异的问道。因为她先上来之后,已经换过衣服了!今天天仇已经看到她穿了三套衣服了,想不到现在她竟然又换回了早上那套充满诱惑的粉色护士短裙!天瑜娇羞的白了他一样,“怎么?你以为我穿上睡衣了?还是你期待看到我穿上……”“不是!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这衣服太诱人了!”天仇尴尬的说道。。天仇心里暗想,天哪,早上跟晚上的气氛可不一样啊!白天大家都理智一点,可现在是晚上啊,世界上大部分偷鸡摸狗之类的事情可都是在晚上发生的啊!“你不是喜欢我这身打扮么?”天瑜有点羞涩的说道,“我又不会穿给别人看,你如果……不和我……在一起的话,也没有多少这样的情景了,哪里还有机会穿给你看?所以我……”本来有点害羞,可是想到这美好的一天已经到了尽头,以后的关系又将平平淡淡,没有什么机会相处那么久了,天瑜又不禁非常失落,幽怨的眼神看着天仇。天仇理解的点点头,一想到两人之间的关系,还有其他人之间的关系,他马上平静了下来,生理上的一丝本能冲动迅速平息了。“呃!这个礼物是我送给你的,这是你爸爸给你的。”天仇转移话题说道,拿起了那两件礼物。天瑜接了过来,走到了床边,笑着对他说道:“这里只有一张凳子,就坐床上吧!”很多人卧室里面没有凳子,这里就一张电脑椅,天仇也觉得正常,可是她这身打扮已经够诱人的了,再和她一起坐在床上,这未免太暧昧、太诱惑了吧?天仇想说我把凳子搬过去就好了,可是这样一来,不显得自己心里有鬼吗?他犹豫了一下,端正了自己的思想,走了过去,目不斜视的在天瑜身边坐了下来。“这真的是你送的礼物?”天瑜根本没有想到他的思想斗争那么激烈、脑子里面考虑那么多,她只是见天仇喜欢这身装扮而已,虽然性感了一点,可她也没有往歪处想。“呃……是。”天仇勉强点点头,居然脸不红气不喘。天瑜掩嘴偷笑,一副不信的样子,然后拆开了包装,里面是一个精美的首饰盒子。“是什么东西呢?”她冰雪聪明,如何想不到是父亲让天仇给的呢?如果他自己准备了,在下面也就拿出来了!看着天瑜捉黠的笑脸,天仇巧妙的反问说道:“猜猜看。”天瑜歪着脑袋想了想,摇头说道:“猜不到!”天仇本来是目不斜视的,但是随着说话,他的目光不得不转向了天瑜,也就难免不看到她那性感的装束,可怜那连身的护士短裙,因为坐下的关系,已经变得超短裙一样了,露出了透明丝袜里面的一大截白嫩美腿!“那就打开看看吧?”天仇不敢看她的**,但是看她手里礼物的时候,难免会看到,只能将目光移到了她的脸上。“天仇,对不起啊。”天瑜忽然低声说道。“怎么了?”天仇有点懵。天瑜轻声说道:“我不敢告诉你今天是我的生日,我是怕你以为我用生日来骗你陪我,所以……只好用那几件事的条件逼你了。对不起啊!”“没关系,我没有在意。”天仇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,“其实我不也骗了你?你爸已经提前告诉我了,我今天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。”“啊……?”天瑜撒娇的捶了天仇一下,“讨厌,竟然和我爸联合起来欺负我!”天仇笑了笑,“你爸也是想要让你高兴,给你惊喜嘛!”“谢谢你。那……”天瑜含羞答答的摇了摇盒子,“这礼物真的是你送的,还是我爸让你给我的?”虽然猜到是父亲给的,可是她还有那么一丝期盼,期盼是天仇送给自己的礼物。天仇含笑不语,既不承认、也不否认。“哼,我一看是什么东西,就清楚了。”天瑜娇笑了一声,轻轻打开了盒子。“啊!”看到里面的东西,两人都惊呼了一声。
天仇看着前面走过来的人,心里非常吃惊,迅速一百八十度向后转了一个身。天瑜又低声问道:“怎么了?没有看到你女朋友啊?干吗这个样子?”说完又有点难过的说的:“我真的见不得光么?”天仇低声说的:“别讲了,前面过来的两个人,是我的熟人,见到面了就尴尬了。”“你的熟人,我也可以认识啊!”天瑜有点不满的说道。“这样才公平嘛!”幸好对方是慢慢走过来,要不然可能就到了。天仇开始走人,叶天瑜没有办法,只能跟着他往回走。“真扫兴绿茵妖王。”天瑜嘀咕了一声,跟真天仇的身边,又低声说的:“这样我会很伤心的哦。”天仇压低声音说道:“我说过不能影响我的生活圈子。”他心里暗暗苦恼,这里是什么地方啊?他们怎么会真这里呢?“喂!天仇!”这时候后面传来一声高呼!天仇暗暗叫苦,装作没有听见,赶紧加快脚步,天瑜也只能跟着加快。一跑就显得做贼心虚,要不然天仇现在准会跑的。可是他不跑,未必代表别人也不跑啊!就在天仇两人加快脚步的时候,有人从后面跑着追上了他们。“好小子!真的是你!嗯……?”张御林站在了天仇的面前。天仇只能硬着头皮装出惊讶的样子问道:“诶?是你啊?你不是回去了吗?怎么在这里啊?”张御林眼光迅速溜动,看了一下天仇、又看了一下天瑜,想要搞明白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。以他对天仇的了解,又看到天瑜长得那么漂亮,而且不是第一次见到了,mm游戏他似乎明白了一点。“嘿嘿,光看背影就知道是你啦。这位是……”张御林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天仇。天仇见到张御林的时候,脑筋就已经高速运转开了,想着怎么解释。看到张御林奸诈的笑容,他就明白这小子肯定这盘算着怎么敲诈自己了!“呃……她是……”天仇还没有说出来,身边传来了一句招呼。“嗨,天仇,真的是你啊!”过来的是李斌,刚才天仇就是看到他和张御林走了过来,才转身离开的。张御林是跑着追了过来,李斌是走过来的。“哎哟!李斌是你啊,好久不见了!哇,你又变帅了!”天仇赶紧把说话的对象转移到了李斌身上。李斌没想到天仇这么热情,也只好跟他寒暄招呼。可是天仇没想到的是,自己没有回答张御林,这小子居然主动的去跟叶天瑜打招呼!“这位漂亮的小姐,你好,我叫张御林,是天仇最好的朋友,能否请教芳名呢?”张御林翩翩有礼的问道。幸好叶天瑜反应很快,而且也不想天仇无法下台,配合着替天仇解围。她微笑着说道:“我姓叶,是天仇先生的朋友,也有可能跟他成为合作伙伴,我家也有一点生意。”她撒的谎也跟天仇上次说的一样,所以张御林有点怀疑,但是也没有什么好猜想的了。他一副恍然的样子说道:“哦,对了,我也在天仇的公司工作,好像以前曾经见过叶小姐来我们公司参观呢!”天瑜对他没有什么印象,只是简单对说道:“是吗?我是去过一次你们公司。”“以后还请多多照顾生意啊!”张御林伸出了手。但是天瑜微笑着,没有跟他握手。天仇跟李斌对寒暄也完了,他本来就是为了逃避张御林问题的嘛!听了天瑜的回答,让他想到了借口。赶紧正大光明到跟他们两个引见:“这位是叶小姐,这两位都是我的好朋友,张御林、我公司的助手;李斌、大律师。”“呵呵,天仇客气了,我只是一个小律师而已,叶小姐如果有需要法律咨询援助的话,可以找我。”李斌掏出名片递上。李斌这小子做律师的,看人还是有点能力点,他看出天瑜应该是有点身份的人,不仅仅是因为天仇的客气介绍,她举手投足都有着一份气质,又听到了她刚才对张御林的话,所以赶紧趁机推销自己。天瑜含笑点头,接过了他的名片。张御林也赶紧掏出了名片,同时佯怒的说道:“天仇你这是怎么介绍的,我明明是副总嘛!呵呵,以后叶小姐有生意上面的事情也可以找我商议。”天仇心里暗暗吐了一口气,总算暂时过关了,可是……他心里有点担心,张御林怎么会和李斌在一起呢?这小子还是怪着李斌啊!慕容又着哪里呢?该不会是也在附近吧?天仇小心的问道:“我刚刚陪叶小姐吃了个饭,你们要去哪里啊?”张御林诧异的看着天仇,“你不知道吗?慕容就住在附近啊!下班后慕容邀请我到她那里玩,后来李斌也回来了。现在慕容在煮饭,我们两个帮不上忙,就出来溜达一下,正准备回去呢!”“是啊,你们吃过饭了吗?回去一起吃吧!”李斌也邀请说道。“不用!我们刚刚吃饱了!”天仇和叶天瑜同时说道。天仇又赶紧解释说道:“你们先回去吧,我们走走消化一下,然后我先送叶小姐回去,如果早的话再过来。”“那一定要来啊!”李斌笑着招呼了一声,没有打扰他们了。“叶小姐要是有需要帮忙的,随时可以通知我。”张御林深深的看了天仇一眼,一语双关的说道:“那你们小心点啊,我们先走了。”说完拉着李斌离开了。看着他们走向了附近一条巷子,天仇终于松了一口气。慕容是住在这边吗?早知道就不乱走了!他努力回想,已经转了好几次,也不知道是不是就在慕容家附近了。现在不管怎么说,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,就像御林说的,小心一点!天仇一看,天瑜正幽幽的看着他,没有吭声。他心里也有一点不好意思,解释了一下,“那个李斌不是那么熟,张御林是我的死党来着,他也认识海若,所以……上次你来公司,其实已经他也有怀疑,幸好你今天的解释跟我那天的解释是一样的大宫玉兰曲。高明婷”天瑜轻叹了一声,没有说什么,低头慢慢往前面走。天仇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,本来就注定会是这样的情况嘛,我又能怎么样呢?两人默不做声走了一会儿,天仇怕再遇到熟人,便提议说道:“要不我送你回去吧?”天瑜抬起头看着他,小声的说道:“你真的那么胆小吗?我饿了霍华德怪鸭,你陪不陪我吃饭呢?”天仇暗暗苦笑,“我这不是胆小,是谨慎好不好?如果事情闹开了,别说什么公平竞争了,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收拾了金柳彬。”叶天瑜看了天仇一会儿,忽然笑了起来,“就跟你这样偷偷摸摸地行动好了。不过呢,我可想到了一个好办法!”“你又想到了什么事情啊?”天仇可不敢认同她都好办法,只怕对自己来说,就是绝顶馊主意。天瑜招招手,示意天仇靠近一点。天仇无奈棉城之窗,只能靠近了一点,又问了一遍:“到底什么主意啊?”“你先陪我吃饭,我再慢慢把细节告诉你。”天瑜捉黠的笑了笑。天仇笑着摇了摇头,叹声说道:“我可警告你一次啊,本来我就决定要请你吃饭,但是你这样威胁我,我就有点不高兴了。”叶天瑜白了他一眼,没有理会他说的不高兴,娇笑了一声,挽住了他的手臂,“好了,不要那么小气嘛,你不请我,我请你啊!”天仇叹息了一声,败给了她,“另外找一个地方吧。”两人上了出租车,由天瑜带着去一个地方吃饭。上了车之后,天瑜小声的说道:“我带你去一个餐厅,哪里应该不会遇到你的熟人,嘻嘻,还可能有免费优惠呢!”天仇有点怀疑的看着她,“什么地方有这么好?”天瑜笑而不答。不过天仇不是笨人,很快就明白了。“切!我知道了,肯定是你爸的人开的餐厅,当然不敢收你的钱了!”“咦,那么快猜出就不好玩了。”天瑜撒娇的笑道。“你要装作不知道,然后让我告诉你啊。”天仇狂汗。想了一下,反正现在也饿了,随便吧,吃完饭最好就让她回去好了。“你打电话叫人接你吧!”“干吗?你要赶我走啊?”天瑜吃惊点看着天仇。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我们吃完饭,就让人接你回去。”天瑜看着他,明白他是因为刚才遇到熟人,没什么心情了,也就理解的点点头,反正今天他答应了,还有下次嘛,呵呵,一次让他烦了可不好。“对了,你还没有告诉我,你以前是怎么认识我爸爸的呢!”天瑜想起一件事情来。天仇耸了耸肩膀隽子哥,耍赖说道:“你也没有说出你刚才说有什么办法来呢!”“我才没有那么逊呢!”常宝补充说道不文小丈夫。“我当时没有感到自卑,而是跟老大提出了一个请求,希望他可以给我换一份工作,让我跟随他处理生意,这样我或许能够早点多赚一点钱,在她家面前也可以多一点面子。”“后来呢?”“后来?……哼,我答应她父亲,用三年的时间来经营正道生意,如果成功了,他就不干涉我们交往。”常宝脸上露出嘲讽之色:“等到三年之后,我在老板的暗中帮助扶持之下,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,而且是完完全全没有黑道背景的正当生意……”“可是你找到她父亲的时候,她父亲却反悔了?”“不是他父亲反悔了,事情严重得多……是她已经嫁人了!”常宝苦涩的说道,一口干了杯中之物。“怎么会这样呢?暗渡陈仓,她父亲也太卑鄙了吧!”天仇有点不忿的说道,相比起来,薛义还算是好的了。常宝忽然惨淡的笑了一下,“你也跟我当年的反应一样……”“难道……?”天仇有点惊讶。“其实是她自己喜欢了别人,所以嫁人的,跟她父亲没有什么关系。她父亲当时看我很生气,没有多说什么,只是告诉我,这是她自己的决定,然后给了我她的住址,让我自己去了解一下,但是作为父亲,他希望我如果对他女儿还有那么一丝情义的话,就不要去干扰她的生活。”“后来你暗中观察了一下,看到她和她老公生活得很好,就放弃了?”“不错,我观察了一阵,她和她老公的感情很好,完全不象是受到胁迫之类结婚的。”常宝想起来,眼神之中泛起异样的光彩,同时又非常的失落。“可你到底还是没有去当面招她问清楚?说不定这当中还有什么误会呢?”天仇有点替他可惜。常宝黯然说道:“她已经结婚是事实,我要去打扰她,后果会很混乱,对她的名誉会有很大的损伤。同时……我观察过一段时间,我发现她是真的过得幸福,那是和我在一起时所没有的一种幸福模样。可能她以前跟我在一起,只是觉得新鲜刺激吧……”天仇无语了,这种情况只有当事人自己最清楚,如果对方真的已经变心,再去找她,反而徒添尴尬大野茜里。“喝酒。”天仇不好说什么,只能让他喝酒。常宝却没有喝酒,他可能是打开了话匣子,继续说道:“从那之后,我就彻底的失望了,对什么事情都失望了,同时再也不对任何女人动心了,只是把她们用来发泄身体的**!在发泄的时候,我才能够得到一种短暂的忘却。我也没有再珍惜自己的身体了,一年之后,就有了现在的雏形。”很显然,几年之后,雏形就变成到了现在这个样子了。再也无法变回以前的模样了。未等天仇说话,常宝又接着说道:“也正是因为我有过这样的经历,所以,当我知道你跟天瑜小姐交往的时候,我很担心,我也一直告诫你。后来,才知道你这小子另外又找上了薛小姐,呵,说真的,我更担心你们的前景,可是不想扫你的兴,一直都没有说出来而已苦刺心。”天仇点点头,感激的说道:“谢谢,我知道你的好意。不过海若不是那种人,他父亲也不是那样的人,我对自己的未来有信心。”“也许吧!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。在那三年里,我也一直是这么认为的,可是最后的结果,还是让我非常的失望!”常宝叹息了一声。“改了吧!”天仇突然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常宝没有反应过来,“你说什么?”“你失恋之后,又回复了以前的习惯,而且变本加厉。但是却没有再现以前一样锻炼身体了,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到了一个很糟糕的地步了,如果还要放纵酒色,用不了多久,你的躯壳就要报销了!”天仇正色的说道。常宝笑了笑,“如果活着不痛快,活得再久又有什么意思大野优美?起码在酒色之中,我还有一丝快乐可言。”天仇叹息了一声,“你骗得了我骗不了你自己,你真的快乐吗?当年酒醒后、发泄完,你心里会更加的孤苦和空虚,与其这样,还不如转移自己的注意力!”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常宝会不那么在乎股份多少了,对现在的他来说,已经没有了什么大的追求,多少钱对他来说,还不都是一个样子?只要能够继续奢靡挥霍的日子,他就满足了。听了天仇的话,常宝颤抖了一下,他心里非常清楚,天仇说中了他的内心感受,正是因为这样,他反而更加的沉溺进去,让自己精疲力尽,然后就可以悠然睡去,睡着了就可以忘记一切。“你既然还记挂着她,为什么不去找她呢?”天仇又不禁想到,现在这个样子,想要去抢,已经没有了资本了!“没用的,我没有再去找过她,早就失去联系了。”看到天仇担心的样子,常宝有点感慨的笑了笑,“谢谢,想不到还有人这么关心我。”“那你还能不能重新站起来?”天仇故意有点轻蔑的说道。他知道,对于这种已经死心了的人,刺激比劝慰更加有用。“估计不能了。”常宝笑了一下,没用在意。天仇嘀咕了一声,“看来吹牛真的不用本钱,这个样子,怎么可能是叶老大手下重将,估计也就是慢慢熬出头的。”“你说什么?”常宝显然听到了天仇故意的小声嘀咕。天仇摇摇头,“我说如果你刚才说的是真的,那当年的叶老大真没用眼光。”常宝小眼睛增开了一下,盯着天仇看了一会儿,最后无奈的说道:“算了,算了,你今天说那么多的话,都是为了劝我,想要让我重新振作起来。放心吧,我不能一下子改掉所有的恶习,但是我会试着改变的。”天仇说了那么多,终于有了一点效果,也不知道是哪一句话起了效果,不过听到常宝的话,他还是很高兴的,也没用再继续逼迫了。只是笑道:“那才是好样的,最好你把肥减下来,让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像你说的那样。”常宝摇摇头,“难啊!”“你小子真有闲工夫,你自己的事情干吗不快点解决?”常宝又调转了问题,“说实话,你要是找的都是普通人家的女孩子,那还好办,一个正式、一个非正式,也是不错的齐人之福。可是你现在两边都是大人物的千金,就没用那么好调停了!”天仇被他一说,苦恼了起来,“走一步算一步吧,我先把公司搞好再说,说不定哪天会突然想到解决办法呢!”“你以为大家会等你吗?”常宝忽然说道。“什么意思?我说过我相信海若对我的感情,我们一点可以坚守下去的,至于天瑜……不等也好。”天仇有点无奈。常宝忽然神秘一笑,“我说的大家,不是指你们几个当事人,是指周围的人。”“周围的人又怎么样?谁还能逼我?”“今天叶老大又要找你去了,嘿嘿,估计还不是为了这档子事情?”天仇有点惊讶:“今天叶老大要找我?他没用打电话给我啊!”“我这不是来告诉你了吗?我还不够一个电话有份量?”常宝一副生气的模样说道。“你是说……”“我是说,叶老大让我告诉你周诗璇,他今天晚上会在这里等你,你自己掂量一下吧!”常宝掏出了一个名片,递给了天仇。天仇哭丧着脸:“不是吧?这老家伙找我又有什么事情啊?唉,这年头真的有点奇怪,你以前是阻拦你们的来往,我现在是家长主动找我,让我去追他女儿!”看着天仇摇头晃脑的样子,常宝笑骂了一声:“好了,算你有魅力好不好?可是你现在需要的不是魅力,而是要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啊!”“行了,我不会躲他的,晚上几点?”天仇扬了扬手里的名片。“我不知道,你要是想有诚意或者谦虚一点,那就早点去,要是想要嚣张一点,那就让叶老大慢慢等把!”常宝开玩笑的说道。让叶老大慢慢等?开玩笑!天仇没有傻掉,这可绝对是冒险的事情,他才不好真的去做呢!为了等会儿谈话的气氛能够好一点,天仇决定早一点去。仔细看了看那张名片,居然是一个高级按摩浴场,叶老大敢在这里会客,那应该是他的产业或者地盘吧?天仇不禁有点郁闷,这个老秦到底又有什么事情呢?那天还想出酒后乱性的招数出来,今天又会说什么呢?忽然他心里一惊,他不会是想把自己邀请过去,另外一边又把天瑜也叫过去,让我们在浴场里面单独裸呈相对吧?想要让我把持不住?“你……想耍赖啊!”

文章归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