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p.com有经验的人,都喜欢什么姿势?-中文小说

有经验的人,都喜欢什么姿势?-中文小说




d市的冬天干冷干冷的,走在路上,身上的皮肤仿佛都因为干冷而皲裂开来。
昏暗的楼梯间,叶青羽抓着一截半碎的啤酒瓶,仓皇的往下逃窜。
"小贱人,站住,再跑就杀了你。"
背后传来尖锐的嘶吼,惊的叶青羽脚下一个踉跄,直接踩下两阶楼梯,差点从楼梯上滚落下去。
脑袋眩晕的厉害,眼前的楼梯在打转,像是万花筒一样。
如果不是她扶着楼梯把手,只怕早就站不住了。
直到现在,她还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今天晚上原是高中同学聚会,她到了预定的房间却没见到一个同学,里面却只有一个秃头大胖子不怀好意的望着她。
被两个保镖强逼着喝了一杯酒之后,她便开始头晕目眩起来。
如果不是打小学了跆拳道,寻了机会,用酒瓶砸了那秃头大胖子的脑袋跑出来,只怕她今天就要被那大胖子给糟蹋了。
"小贱人,站住。"
背后的嘶吼声再继续,也越来越近。
叶青羽的脑袋却是眩晕的越加厉害,但她知道自己不能晕。
垂头,她一咬牙,撩起羽绒服外套,抓起酒瓶朝着大腿划了去元大鹰。
血瞬间喷涌而出,顺着大腿往下滑落。
温热的液体遇到了冷空气,很快凝结,就像是挂在腿上的几条红色挂绳。
突如其来的刺痛,总算是让叶青羽稍稍清醒了些。她咬着牙,继续拼劲全力的往下冲。
"小贱人,站住,不许跑。"
背后传来了保镖的大吼声。
叶青羽不敢回头,只是拼命的往下跑,往下跑。殷祝平
不知跑了多久,眼前竟是到了楼梯的尽头。
她竟是直接跑到地下停车场了。
嘭!
她直接撞开了门,冲进了地下停车场。
"哈哈,小贱人,我看到了,看你还能往哪里跑。"保镖的叫声仿佛就在背后响起。
叶青羽惊恐的环顾着四周,寻找着可以逃走的路线。
但停车场太大宋素姬,一眼看过去望不到边,根本不知应往哪里去。
突然,一个靠在车前打电话的男人进入了视野之中。
不及多想,叶青羽直接冲过去,一把抓住了那男人的胳膊,急切喊道:"先生,求求你快送我离开这里。"
"滚开。"霍傲有些烦躁的冷喝了声,直接甩开了叶青羽的手。
现在的女人都这样直接了吗?恶心。
叶青羽被霍傲甩了个趔趄,本就眩晕的脑袋好似更晕了,有种原地转了几十圈之后的感觉。
眼前的景致在摇摆,男人的脸看起来也不甚清晰刘从文,只是依稀模糊的能够看见,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,完美的将他的好身材展露出来。
一米八几的个头,使得她必须要仰着头才能够看清楚他的脸。
英挺的眉,狭长的眸子。
此时,那眸子微微眯着,难以遮掩的怒意与不屑从中倾泻而出。
"看什么看,滚开。"霍傲不耐的再度低吼了句,脸色因为不甚其扰而略显发青。
真不明白,世上为什么要有女人这种讨厌的生物。
"贱女人,我看到你了,还想跑?弄不死你。"保镖的怒吼声悄然传过来。
叶青羽回头,正好看见两个保镖撞开了地下停车场的门,朝着自己这边冲过来。
不能等了。
身子晃了晃,叶青羽知道自己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,再拖下去,她今天绝对逃不了那个秃头大胖子的魔掌。
就算是死,她也不要被那个大胖子糟蹋。
"先生。"叶青羽死死的咬住下唇,借助那股强烈的痛感,让自己保持着一丝清醒的意识。
她上前,再度抓住了霍傲的衣角,急切的说道:"先生,求求你了,有坏人在追我,救救我。"
"与我有关系吗?"霍傲冷声说道。
以为他看不出这是她接近他的把戏吗?
女人,把他当成傻子了?
"真的有坏人。"叶青羽尖叫,"你怎么可以见死不救?"
"滚开。"
霍傲再度甩开了叶青羽的手,恶心的女人。
挂断电话,他拉开车门便要坐进去。
"贱女人,别想跑了。"保镖的声音很近很近了,叶青羽回头,发现那保镖距离自己仅仅只剩下几百米的距离了。
不能再拖下去了。
"带我走。"
叶青羽咬牙上前,将手里的半截酒瓶对准了霍傲的后腰,"带我走,否则我就不客气了。"
霍傲额头的青筋速度的凸显出来,握着门把手的大掌死死的扣紧。
他慢慢的转过脸去,瞪着眼前的女人,怒声说道:"女人,你成功的激怒我了。"
"快带我走。"叶青羽不管不顾的尖叫着,她死也不要留在这里,不可以。
"好申东熙女友,很好。"
霍傲眯起眼睛,唇角勾起了一抹冷笑,"你会为你现在的行为而付出代价的。"
冷笑着,他打开了副驾驶的门mop.com,让叶青羽坐进去,自己随之坐进了驾驶座。
一踩油门,车子堪堪在两个保镖到达之前,疾掠而去。
车速极快,像是子弹一样,没来得及绑上安全带的叶青羽差点整个人被那股惯性推了出去。
"该死的,能开的慢一点吗?"
叶青羽咬牙,死死的抓着座椅背,用力的稳住身子后,袭上了安全带。
靠在椅背上,她缓缓闭上了眼睛,长长的吐出一口气。
终于逃出来了吗?
松懈下来之后,脑袋中的眩晕感好似更加强烈了。随之而来的则是一种难以言明的灼热感,从体内深处透发而出,热的难受,像是有很多只蚂蚁在里面爬,又像是在啃咬一样。
是空调开的太大了吗?
叶青羽微眯着双眼,颤抖着手扯开了外面的羽绒服拉链,露出了里面的蓝色小礼服。
热,还是热。
"唔……"她难以忍耐的发出了模糊的呻吟,胡乱的脱下羽绒服。
蓝色的露背小礼服瞬间暴露在空气之中。
"好热啊。"叶青羽眯着眼睛呻吟着,右手无意识的朝着开车的霍傲摸了去。"我好热啊。"
"女人!"霍傲一声冷喝,脸色铁青,眼睛开始往外喷火,"谁允许你碰我的?快拿开你的脏手。"
啪!
他直接将叶青羽的小手自自己的大腿上拍落。
该死的。
他低咒了声,有些后悔让这个女人上车了。
这女人分明就是动机不纯,该不会又是家里安排来的,想要跟他发生什么的富家千金吧?
叶青羽扭着腰,遵循着体内的那股强烈刺激感,朝着霍傲贴近而去。
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,她只知道靠近霍傲能让她舒服,仿佛,贴着她的时候也没有那么热了。
"唔……"她发出了模糊的呻吟,扭动着身子,像是小蛇一样的朝着霍傲靠近又靠近。
白皙的小手搭上了霍傲的胳膊,她睁开了眼睛,漂亮的大眼睛很是清澈,但仔细看去却又有些迷蒙,像是喝醉了一样。
"我好热啊,你,你帮帮我。"叶青羽意识模糊的抓住了霍傲的左手,朝着自己的后背摸去,"帮我把拉链拉开,我,我好热。"
霍傲皱眉,这才发现叶青羽的不对劲,她是喝醉了还是嗑药了?
"帮,帮我。"
叶青羽突然一把抱住了霍傲的脖子,丰润的红唇贴上了他的脖子,丁香小舌滑溜的伸出,轻轻一舔。
霍傲身子一颤,只觉着一股热气快速从小腹上攀升而起。
该死的,这个女人……她这是在挑战他的忍耐力吗?
他从来不是柳下惠,但却也不会随便跟什么女人在一起。
叶青羽突然盯上了霍傲的耳朵,只觉着那应该是什么好玩的东西,张口含住了他的耳垂。
火热的触觉从耳垂那边袭来,霍傲只觉着浑身一颤,颤栗的像是被电击过一样。
"女人,你一定会后悔的。"
霍傲咬牙,一把抓开叶青羽,右脚重重往下一踩,将油门踩到最大。
"好热啊。"叶青羽又抱住了霍傲的胳膊。
"该死的。"
霍傲低咒了声,一边死死抓住叶青羽的手,一边掌控着方向盘,手忙脚乱中祖述宪,差点没弄出个连环大撞车出来。
吱吱……车子在一处五星级酒店门口停下。
霍傲先下了车,而后将叶青羽从车子里面拖出,再抓起被她脱下的羽绒服将其包裹住,半抱半拖的进了酒店。
定了个总统套房,进去后,霍傲直接拖着叶青羽进了浴室,打开花洒冷水头,对着她的脑袋冲了去。
"啊!"
突然遭遇冷水的袭击,叶青羽抬起双手抱着脑袋尖叫出声。
脑袋好似瞬间清醒了些,迷梦着双眼,叶青羽抬头看向面前的男人杜鹃传奇。
记忆有着片刻的混乱,她有些记不清眼前的人是谁了。
"你是谁?"叶青羽蜷缩起来,被冷水冲洗的身子因为冷而瑟瑟发抖着。
"利用完了我,转脸不认人了?"霍傲冷笑,他缓缓蹲下来,伸出右手挑起叶青羽的下巴,"女人,你就是这种翻脸无情的生物吗?"
"你……"叶青羽困惑的眨了眨眼睛,视线自他周身转了转,突然想到了什么,"你,你是那个司机。"
"原来我仅仅只是个司机?"霍傲冷笑起身,"既如此,我也算仁至义尽的把你送到这里了。"
一声冷哼,霍傲转身要走。
"别……走。"
不知打从哪里来的力气,叶青羽直接扑过去,一把抱住了霍傲的脚腕。
"女人,你最好放开我的脚。"霍傲垂头瞪着她,强忍着怒意吼道。
脑袋里的眩晕感更加的强烈,体内那一波接着一波的炙热感也是再也无法忍耐。
叶青羽颤抖着身子,知道自己今天要完了。
那个秃头大胖子给她喝得酒里面一定有什么类似春药的东西,如果不能找个男人,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死。
"我,我被人下了药……"费尽力气的,叶青羽喊出了这句话。
"所以……"霍傲冷哼了声,"这与我有关系吗?"
"帮……我。"叶青羽抓着霍傲的脚踝,又是朝着前面挪了挪,"帮我。"
如果一定要失身的话,她宁愿跟眼前这个男人,至少他还有着一副好皮囊。
霍傲眯起眼睛来,瞅着那抓着自己脚踝,迷蒙着双眼女人。
眼睛很大,但此时却无力的半眯着,失去了平素的身材。
小小玲珑的身子却是凹凸有致,虽不能说多么火爆,但却非常有料。
最特别的是她还有两个漂亮的小酒窝,笑起来的时候,小酒窝就像是两个小小的漩涡,说不出的诱惑。
霍傲突然回过神的甩甩头,这与他有什么关系吗?
好吧,他承认这个女人与他以往所见过的女人不同,脾气坏,胆子大,初次见面竟是敢威胁了他两次。
开始还怀疑她是不是故意要接近自己,可当看到她大腿上那被锋利玻璃碎片划出的伤口时,他便明白,这个女人说的应该都是真的。
她被坏人盯上,被人下了药。
但……这与他有关系吗?他不是烂好人,有什么义务要帮她?
"我可以给你找个男人。"半响后,霍傲冷声说道。
"我不要……不要其他男人。"叶青羽急切的喊道。
她死死抓住霍傲的胳膊,不准他离开自己,"先,先生,你,你帮我。"
霍傲眯起眼睛,蹲下身子,一把扯起叶青羽。
他伸出右手抬起她的下巴,逼着她看向自己。
清冷的声音自他的薄唇内倾泻而出。
"女人,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"
叶青羽无力的趴在他的胳膊上,刚刚才打起来的精神又开始有了涣散的迹象。
她轻轻点了点头,说道:"你,你帮我。"
"我为什么要帮你?"霍傲冷笑,"我不会随便跟什么女人在一起的。"
"我,我还是清白的。"叶青羽以为他嫌弃自己,忙急切的说道。
霍傲的眸子快速眯了眯,没说什么。
"你帮我。"
"我没有义务帮你。"霍傲冷声说道。
叶青羽气到不行,忍不住怒吼,"我求你要我都不行?吃亏的人可是我……"
妈蛋,他还是个男人吗?送上门的猎物都不吃?
"你不行的吗?"叶青羽咬住下唇问道。
黑沉之气瞬间爬满了霍傲的脸,那一刻,他抓着她胳膊的大掌猛然扣紧,心底深处有种想要杀了这个女人的冲动。
竟然敢说他不行?
"你,你必须要帮我。"叶青羽将自己还抓在掌心的半截酒瓶再度对准了霍傲的腰部。"你,必须要……帮我,还,还要给我准备事后药……"
唔……
她后面的话直接被霍傲的唇给封住。
可恶的女人,一而再再而三的威胁他,真以为他不敢动她吗?
好,好的很。
"女人!"霍傲咬牙低吼,"我就让你知道知道,我到底行不行
清晨。
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户上射进来,打在叶青羽的脸上。
金色的阳光仿似给她的脸镀上了一层朦胧的光芒,眼睛眨动间,她不耐的皱了皱鼻子,抬手遮住眼睛,似乎被阳光照射而显得困扰。
翻了个身,她打算继续睡。
突地,她猛然睁开了眼睛。
阳光?
不对呀,她的房间怎么会有阳光?
一丝惊恐自心底深处快速涌出,叶青羽猛然翻身坐起,瞪大了两只眼睛,不安的打量着四周。
眼前的房间装修的很是豪华,但看起来却异常的陌生。
"这是什么地方异界贸易商?"叶青羽傻眼,她怎么会在这里?
抬起手来砸了砸脑袋,却发现身子酸痛的厉害,仿佛昨天被人暴揍了一顿似得。
模糊的记忆开始缓缓回笼,叶青羽的脸色越发的暗沉。
昨天晚上……她,她竟是跟一个陌生男人?
那男人呢?环顾了一圈四周,却并未发现陆庭的踪迹。
心慌之下,她又忙掀起了被子。
床单上那一抹刺眼的血红扎入眼睛,刺的她眼睛都开始痛了。
唇角扬起一丝苦笑,叶青羽放下了被子,遮住了那刺目的血红,再不该发生的事情也已经发生了,怎么办?
"徐媛。"叶青羽像是想到什么的直接掀起被子跳下床,直奔浴室冲了去。
她必须要快点回去弄弄清楚,为什么同学聚会没有了,那房间里面却是有个大胖子在等着她。
洗了澡跑出来,叶青羽才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纸盒,一盒药还有一张便签字。
"你要求的东西,备齐。"
刚劲有力的字型,霸道的就像是他那个人。
叶青羽抓起那张纸,恨恨的在掌心中握成了一团,对于那个夺走自己清白的男人,她实在是难以有什么好感,纵然,是她自己强迫人家的。
吃了事后药,叶青羽才打开那个纸盒,发现里面放着一条长裙还有内衣。
换了衣服,叶青羽套上羽绒服,冲出了酒店。
没耽搁,她直接打车回到了家。
叶青羽的家是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,住在一个普通小区的五楼,三室一厅。
当她呼哧呼哧爬上楼,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,却听见了一阵熟悉的笑声。
徐媛的笑声。
黑沉着脸,咬着牙,叶青羽把手中的包包摔在玄关的桌子上,大踏步冲进去,对着客厅沙发上坐着的一个略显丰满,波浪大卷发郭纬,穿着高雅的女孩子吼道:"徐媛,你告诉我,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回事?"
啪!
回答她的竟是狠狠的一巴掌。
猝不及防之下,叶青羽被打了个正着。
巨大的冲击力之下,她的脑袋被打向了一旁。
叶青羽缓缓抬起手,捂住自己的右脸,转过头去,看向那个打自己的男人,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神色,"爸,你……"
"不要叫我爸,我没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儿。"叶青羽的爸爸叶文大怒吼道,"一个晚上不着家,跑哪里鬼混去了?徐小姐说看到你跟一个男人去酒店了,我原本还不信,可……"
他黑沉着脸血沃轩辕,一把扯住了叶青羽的胳膊,指着她脖子上的青红吻痕怒喝道:"你说,昨天晚上那个男人到底是谁?"
叶青羽死死咬住下唇,没有说话,不管如何,是她做错了事情。
"孩子他爸,你就别生那么大气了。"叶青羽的继母陈嘉欣一脸鄙夷之色的走过来,抓住了叶文的胳膊,火上加油的说道:"孩子大了不由娘啊,青羽是想要赚大钱去了吧?"
"混账玩意儿。"一听这话,叶文更是大怒,当即又是扬起了大掌,朝着叶青羽的脸上甩了去。
一只大手却是突然伸出,死死的扣住叶文的胳膊。
叶青羽顺着那只手看过去,却是对上了一双满是厌恶与痛恨之色的眸子。
他,他也不相信她吗?
为什么?
他怎么可以怀疑她?
"姑父,青羽好歹也是个女孩子,你这样打她,不太好。"陈嘉欣的侄子王琦轻声说道。
"是啊,叶叔叔。"徐媛也随之站起,抱住了王琦的胳膊,笑着对叶文说道:"叶叔叔,我想,这其中或许是有什么误会,不如先问问清楚。"
叶文一声冷喝,"她都那个样子了,还有什么误会?我没有这样不要脸的女儿。你滚,给我滚出去。"愤愤然甩手,他直接转身回了房间。
"哎呦,真是家门不幸啊,怎么摊上了个这么不要脸的女儿。"陈嘉欣阴阳怪气的撇撇嘴,"以后出门,脊梁骨都要被人戳断喽。"
摇头叹息着,她竟是也跟着叶文回房去了,留下了叶青羽瞪着两只大眼睛,死死咬住下唇,望着对面那两个亲密相依在一起的人。
"你们……"
"我们在一起了杨一方。"徐媛更加用力的抱紧王琦的胳膊,嘟起了那丰满的红唇,笑的更加得意,"青羽,你难道不恭喜我们吗?"
心头像是被长剑刺中一样的痛,叶青羽死死握紧拳头金世基,不去管徐媛,只是抬头望着王琦,一个字一个字的问道:"哥,你回答我,你是不是真的跟徐媛在一起了?"
王琦没说话。
徐媛却是不太高兴了,猛然用力拉扯了他的胳膊一下,"琦哥,你干嘛不敢说实话?我们在一起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而且,我们很快就要订婚了,还有什么不能说的?"
"琦哥?"叶青羽唇角勾起了一抹讽刺的笑容,"不是一天两天了吗?"
她死死的盯着王琦,"徐媛说的是不是真的?"
王琦有些不敢去接触叶青羽的视线,微微偏转了头,竟是依然一言不发。
"叶青羽,你说对了。"徐媛被王琦那个窝囊的反应给刺激到,登时怒了。
扬起手一巴掌推在叶青羽的左肩头,把她推了个趔趄之后,徐媛讽刺的嘲笑道:"叶青羽,你凭什么跟我争?琦哥跟我在一起至少可以少奋斗几十年,跟你在一起能有什么?识相的你以后不要再黏糊琦哥,否则,我不会对你客气的。"
"你以为我会对你客气吗?"叶青羽被王琦的没反应所刺激到,直接一步上前,在徐媛那惊恐的注视下,抓住了她的前襟,怒吼道:"徐媛,昨天的事情你策划的对吗?"

点击下面的"阅读原文"链接观看更多章节,或者请用浏览器打开shucong.com搜索15766

文章归档